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我的良人

时间:2017-12-13 10:52:39 | 作者:终南望余雪 | 阅读:次

  阿毛误了飞机,我邀请他到家中来小住一晚,机票改签至次日。

 

  到地铁站去接他,在那之前一直反复问他到了哪一站,望穿秋水。他讲:“其实昨天我也在想怎么才能多留一天,忘记带你去坐公交车了。”我不解,什么公交车?他发来一张图,上海991路,起点到终点长达九个小时的公交车。阿毛莫名的酷爱坐公交车,还为公交车电台录音。我一阵窃喜,没想到阿毛也会浪漫!遂回复:“什么什么长久时,什么什么朝朝暮暮。”

 

  我又发消息说:“我要给你一个大大大大大的拥抱!”他说:“会害羞的”。害羞没关系,我脸皮厚就可以了。一路小跑去地铁站,见到他果然扑上去一个熊抱,他在耳边小声说:“好了好了,这么多人看着呢”,我就连称:“不要不要,再抱一下。”


我的良人
 

  挽着手去买菜,绕小区外一圈,菜市场关门,白走一趟。只好在楼下小店买了仅有的土豆,胡萝卜和西红柿。我竭尽全力表现出贤妻良母的那一面,出炉三个小菜:土豆烧肉,炒胡萝卜片,西红柿炒鸡蛋。土豆在锅里闷的时候还不忘扑过去抱他,蹭蹭他的胡渣,呢喃:“看到你就感觉很开心”。

 

  我是全然不太擅长做饭的,味道仅限于“毒不死”,阿毛毫不芥蒂,坚称:“一定会吃完的”,我心知他饭量不大,此举已是给足了面子,好像还充满一点点爱意?

 

  对坐用餐,他竟赞不绝口,我感到得意又害羞,叫他:“如果吃不下就别吃了,没关系的”。

 

  吃完饭叫他去洗碗,他果然认认真真地洗了起来。我知道他乐意,他说过希望以后有个姑娘,相处起来像他的父亲母亲,母亲做饭父亲洗碗,和谐又充满爱。我从侧面一只手搂他,打趣到:“阿毛腰之大,一只手抱不下”。

 

  洗碗之后又索取拥抱,叫他去洗澡,然后我去洗澡,出来后一股脑钻进被窝,他还害羞的坐在床边。我叫他过来,一把搂住再说,还是蹭他长满半张脸的胡渣。

 

  “彭思睿叫我睡了你!”我笑嘻嘻。

 

  “别听他的,他是坏人。”他揉揉我的头发,轻声说。

 

  彭思睿何许人也?此人乃是阿毛的兄弟,我的网友的网友。春天的时候彭思睿认为我和阿毛都喜欢舞文弄墨,想必一定很有共同语言,所以介绍我们认识。我随口答应,心想爱好文学的人何其多,却并未和谁有共同语言。认识阿毛之后,不料竟当真聊得来,故而我们总是深夜长谈。

 

  我是心动的,但阿毛不知我心怀鬼胎。十月我约他见面,我们在西递古村落呆了一周。在一个寒凉的夜晚,我鼓起勇气表白,吓坏阿毛,他这样慎重的人哪里敢相信我这看似轻浮的爱恋。青旅的店长袋鼠直言不讳地嘲笑我:“女追男隔层纱,男追女隔座山,我看你追阿毛隔个太平洋!”

 

  我气鼓鼓不服,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追到。何况许多年不对别人动心,遇见阿毛何其不易。多年以前暗恋别人也不敢说出来,阿毛却莫名的让我很有勇气。已经认定,不要怂,就是干。

 

  阿毛性格古怪,闷闷的不爱说话,说话文绉绉却并不酸腐,慢吞吞的,理想主义者,喜爱小动物,物质追求不高,为人处世永远非常考虑别人的感受。兄弟一帮,女兄弟却没有,禁欲得叫人怀疑他的性取向。

 

  据彭思睿称,阿毛的身边没有姑娘,他那样无聊的性格,除了我根本没人受得了,大家都为他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。故而彭思睿得知我看上阿毛,阿毛也对我颇为动心,便从中大肆撮合,还鼓舞我:“直接睡了阿毛也不亏”。

 

  作为一个幼稚的姑娘,我也不害臊的直接问过他,既然都心动,为什么我们不在一起呢?

 

  他却好似下定决心要孤独终老,问其理由,他亦语焉不祥,我也不再做无意义的追问。

 

  但这个夜晚,没有谁睡了谁,我们耳鬓厮磨,肌肤相亲,我嗅到他呼吸间好闻的淡淡烟草味。

 

  他看手机,我总是爬起来啄一下他的嘴巴,他闷闷地说真没想到我会这么喜欢他,不知道究竟喜欢他什么呀?

 

  我说我哪知道,反正就是觉得你很特别呀。

 

  “你是我同学的前同事的网友。”他说。

 

  “你是我网友的网友的前同事的同学。”我答。

 

  大家一起笑起来,我感叹缘分真是奇妙,玩弄他的右耳垂,说我和他在同一个地方有同样的一颗痣,他非要验证,我就把头发别到耳后,给他看我右耳垂的那颗痣。

 

  “那你也喜欢我咯?”我故意问。

 

  他认真又害羞的点点头,我就再亲一下,非要他说为什么喜欢我。

 

  软磨硬泡好久一阵,他才给出深思熟虑后的答案:“因为感受到了你发自内心的善良。”

 

  我哭笑不得。狡辩称:“世上善良的人那么多!何况我也不是真的善良,只是还没有涉及到利益而已!”

 

  又继续看他的手机,打开相册看见他偷拍的我:第二天在野生昆虫博物馆里面看蜥蜴的时候我蹲在地上的背影,第三天在衡山合集书店我认真翻阅图书时候的背影,第四天晚上我为他“洗手作羹汤”时的背影,还有那三盘没什么卖相的菜。

 

  我惊叫起来,我就知道我在他的镜头里是不会好看的,膀大腰圆,面如飞蓬!他就笑我傻乎乎的。

 

  睡前面对面侧躺着,四目相对,无言,心里一直在想:我们阿毛的眼睛真是温柔又好看呀!

 

  一夜偷亲他好多次,他也被闹醒好多次。但他没脾气,这个人简直温柔得不像话,明明整个下午舟车劳顿,已极度疲乏困倦。而我整夜无眠,窗外城市的光照进来,我在夜光中一直凝视他沉睡着的脸。哎呀,眉眼真好看,睫毛又长又弯又密,鼻子也肉肉的很有福气的样子,嘴巴轮廓分明,亲一下软软的。胡渣冒出来,蹭一蹭,硬硬的有点扎人。

 

  窗外天光微亮,我毫无睡意,他就在枕边,我的嘴角止不住地疯狂上扬。

 

  早上八点多醒来,他早已清醒,用手指触碰我的睫毛。我还是睁开眼睛一直一直看着他,他睁开半眯的眼:“都看一天一夜了,还没看腻啊?”

 

  “没看腻!阿毛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。”我贱笑,又趴到他身上去。

 

  “哪有……我没有磨好吧,是你磨人……”他拍拍我的背,轻声说。

 

  可我只要望着他,就已经感觉足够幸福。

 

  世间其他的事,再和我没有半分干系。

 

  突然有不好的预感,姨妈来临!冲到洗手间处理好,竟然开始痛经。迷迷糊糊又在他怀里睡去,醒来的时候汗流浃背,他去冲红糖水端来要我喝。我还准备起床做饭,他却坚决要点外卖,只叫我好好躺着便可,心里有点小温暖。

 

  吃过午饭又睡午觉,定好闹钟三点送他出门。他叫我别送,却不知道为何流下泪来。我不知所措,问他为什么,他也不说。

 

  叮嘱他回家之后不要被别的姑娘勾引,晚上千万不要和别的姑娘聊天,白天也不要聊,对外就说已有女友,一定要矜持一些。他就拼命点头,叫我放心,他从不和别人聊天。我们在床上对坐,我欠身过去紧紧抱住他,我们就这样接吻。

 

  “如果你孤独终老,那我也孤独终老,这样你就不算是孤独终老……我不会让你孤独的,我一直缠着你,反正你这种人,你也不拒绝。”我信誓旦旦,“只要你别和其他姑娘谈恋爱就好。”

 

  “唔……嗯……哪有别的姑娘啊!”阿毛捂着脸,满满的笑意。

 

  临走前他无意说外套口袋破了,我非要自告奋勇帮他缝起来,一针一线仔细缝好,虽说不美观,但是好歹以后这边口袋不必闲着,又可以发挥作用。缝完后,心里默念起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这句诗来。

 

  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何时,如今我们都一样的贫穷,难以承受一千多的路费。我郑重其事地说明年一定每月挣一万元,就可以每个月都坐高铁去看望他。他也认真回答:“我相信你”。

 

  我也不想表现得太过悲伤不舍,以免他更加伤感,我知道阿毛是个心地过于柔软的人。我不想他难过,所以不能让他知道我有多难过。

 

  送他到楼下,仍然在电梯里拥抱,依依惜别。

 

  冬天的银杏妩媚又忧伤的立在蔌蔌寒风里,我的爱人沿着那条小路渐行渐远。

 

  ——我的良人,你甚美丽。

 

  (完)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