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诗人的爱情

时间:2017-11-21 17:58:12 | 作者:单振国 | 阅读:次

  秋天的郊外,一地金黄,连空气、阳光都渲染着凝重的秋意……

 

  诗人是伤感的,因为他心爱的菊要和他分手了,他们整整相爱了一春又一夏,这儿的每一条小径、每一棵树,都铭刻着他们曾经欢乐而富有的时光。他舔喂着那些绿叶婆娑的日子,把忧伤的情诗随着一声叹息,踯躅地写给这斑驳的秋野。

 

  诗人有一份工作,除了工资太少,诗人说那简直是神仙一般轻闲的差事。之外,诗人就只会写诗了,他把诗写得越来越好,名气也越来越大,隔三差五就能收到几十元稿费,这对诗人来说已经是挺满足了。


诗人的爱情配图
 

  菊,是一个美丽的姑娘,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认识了诗人,很快就为他磅礴的诗情、横溢的才气而倾倒、迷醉。她爱上了诗人,诗人也爱上了她。他们常常在这郊外的树林里幽会。夕阳下,诗人给她写了整整一百首让她夜夜都激动得无法入眠的情诗,那诗仿佛是绿叶满株的菩提树,高高地挺拔在他们爱情的圣地上……

 

  然而,时间的冷雨很快浇灭了激情的火焰,菊知道诗人除了能给她缠绵悱恻的诗之外,并不能给她宽敞漂亮的金屋,更不能给她宝马奥迪,像她这样美丽炫目、又情致高耸的女人,本来就应该过上富丽堂皇的生活!

 

  这当儿,一个腰缠万贯的包工头出现在了菊面前,他看上了菊那白嫩嫩的、充满着青春光彩的脸蛋。他大把大把地给她花钱,顷刻就满足了她所有的欲望。于是菊提出和诗人分手,诗人沉默地接受了这一切。

 

  当自己心爱的女人下跪于金钱,把美丽和青春一并抵押给衰佬后,诗人的内心是痛苦的,他把它写成落叶的诗笺,在蛋壳般薄脆的回忆里,浅声吟叹。诗人决定索回他的诗,诗是高贵,他决不允许那天使般圣洁的东西接受肮脏的亲吻。

 

  菊答应还给他,地点就定在这郊外的树林里……

 

  落日的余晖与宁静的秋野依依惜别,诗人又一次探望着那曾经无数次激动过他的路头。终于,一辆黑色小车卷着落叶,停在了他前面,诗人想这肯定是菊来了。

 

  诗人猜错了,走下车来的是另一个炫目的女人,高贵的衣着,飘逸的长发,在这迷人的秋野里,令任何目光都能飞翔。

 

  女人径直走到诗人前。他认识她,叫梅,菊的同学,他们曾见过一次。他还知道,眼前的这个女人有着显赫的家业和地位。

 

  诗人高昂着头,在金钱与美色面前,诗人决不想沉沦自己的目光。

 

  女人含着笑,她把对诗人的尊重清晰地写在美丽的脸上,真诚地说:“菊、菊说对不起你,她让我来把东西还你。”

 

  女人打开坤包,拿出用玫瑰色手帕包着的诗稿,递给诗人。诗人轻轻打开,说:“既然情已绝,香帕何以载?错、错、错!”

 

  女人说:“这是我的!”

 

  诗人惊然:“你?——”

 

  女人说:“我喜欢这些情诗,可惜不是写给我的,要不……”

 

  诗人默然了片刻,意味深长地说:“风刀霜剑严相逼,明媚鲜妍能几时?”

 

  “不!我是真被你这些深情的诗深深打动了,我愿意把她买下来,出多少钱都行!我要替你出版,我要写上这是致给我的情诗,我要让人们知道曾有一个诗人,向我求爱,那多美、多浪漫啊?!”女人显然激动地说。

 

  诗人哈哈一笑,说:“这样不仅你不会更美,诗也就更丑了!”

 

  说完,诗人掏出火机,啪地一下点燃了他手中的诗稿,一页一页的诗稿随着橘红色的火焰,落叶般飘向了宁静的秋野。

 

  诗人仿佛看到自己的未来,他转回身大踏步地走向远方。

 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