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阴差阳错之间

时间:2017-11-15 19:44:29 | 作者:张宇璇 | 阅读:次

  过去我一直都不相信,谈恋爱也会有那种最佳时机。其实有很多道理并不需要别人的指点,将生活中的各种感受,点点滴滴都积累到一起,通过融会贯通,再从中提炼出自己所需要的那一部分,那就是所谓的感悟,所以我也一直都认为,自己这辈子可能要与恋爱无缘了。

 

  大学四年,没有谈成恋爱,后来我才感悟出来,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挑剔了。比如在相貌方面,当初我觉得自己的人生伴侣,作为女性,她一定要具有沉鱼落雁的容貌,否则就一定免谈。到了大二时,我恍然大悟,原来最优秀的那些女生,她们也在寻找条件更好的男生,比如自身条件,在言谈举止方面,他一定要出类拔萃,要具有压倒性的优势,那样的男生才会进入她们的视线。直到这时,我才突然意识到,父母亲遗传给我的基因,并不是非常的优秀,虽然能占到中上游这样的水准,可离着优秀还相差出十万八千里。

 

  进入到大三时,我才突然感悟出来,退而求其次在寻找佳音时也同样适用,只是这种表白不能讲出来,在内心深处保留下那样的一个审美标准,随时随地拿出来衡量一下眼前突然出现的那个她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

 

  正是因为自己的审美标准始终都不肯降低,在大四时,我才勉强谈了几天恋爱,但最后却因为自己出生在农村,就这么一个不算是理由的理由,她便冲着我淡淡地一笑,说我们俩不合适,于是我们便各奔东西了。

 

  算个什么东西!分手的那一刻,我在内心深处狠狠地骂了一句,然后便扬长而去,但心里却觉得自己非常受伤,自尊已经一分钱都不值了。

 

  参加工作以后,我也算是结识了几位比较优秀的女性,我也认真地追求过对方,可结果却始终都不如人愿,尤其是被人瞧不起时,那种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受,便一次次地迫使我拒绝恋爱。与异性在一起,已经变成了一种恐惧。我不敢再正视自己,不敢与对方谈自己的任何事情,仿佛稍有不慎,对方便会找理由来拒绝我。

 

 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与许佳雯突然相见了。


阴差阳错之间
 

  当时我身上背着背包在动车上寻找坐位,她从过道的另一侧朝我走了过来。在与她相见的那一刻,我记得自己还朝她扫过去一眼,然后就转回身准备让她先过去,不想她却拉住了我,说我们一起去餐车喝杯饮料吧。我瞧着她稍微愣了一下,那种感觉有点像是遇到了传销的那些人士了。她淡淡地笑了下,说走吧,我们一起去喝点饮料。

 

  我终于冲着她点了下头,但心里想的则完全是,我一个大男人还怕你个小女生了?笑话!心里说完了这一句之后,马上又对她的各方面条件再次审核了一遍,身高一米六五,相貌能打九十五分,性格应当在可以参考的范围内,只是她有点太自来熟了,难道她是认错人了吗?

 

  走在通往餐车的路上,她回头随便问了我一句,想喝点什么?我顺口告诉她,“可乐”吧。她突然笑了起来,说我觉得你也应当喜欢喝可乐,但最好是再放进去一些冰块。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?我有点听不懂她的话,但还是告诉她,说现实中阴差阳错的事情特别多,巧合的事情也就特别的多。

 

  她要了一杯雪碧,也要加冰块的,可见她是喜欢在饮料中加冰块的。我们坐下后她一直没有瞧向我,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折纸作品,那个东西我是第一次见到,她把两只手的拇指与食指分别插在里面,那个折低就随便地开合起来。我觉得她要对我说话了,否则我们萍水相逢,她怎么会突然把我约到餐车这里来呢?我觉得她并不像进入了传销组织的那种人,但从她对我的这些举动分析,她有可能是那种专门盗窃他人财务的人,可我身上并没有钱财,她能盗我什么呢?莫非她是相中了我身上的哪一个器官?

 

  所以在那一刻,我便对她提高了警惕。

 

  你相信我们在孩童时玩过的这种“东南西北”吗?她低头摆弄着手中的那个折纸作品。

 

  我漫不经心地瞥了那个东西一眼,又狠狠地吸了口可乐,这才有些狐疑地问她,这个东西是叫做“东南西北”吗?

 

  她不说话,只是埋头继续将那个折纸“一开一合”地玩着,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话。我又吸了一口可乐,心中仍然还在猜测她到底要干什么。而她却忽然抬起头来冲着我淡淡地一笑,说我突然就相信了缘分。阴差阳错之间,有些人之间是有缘分的,比如你和他是那样的相像,所以刚才一看到你时,我还误以为他真的又重生了一次。

 

  她说这些话的那一刻我有些糊涂,但还是听清楚了,她是将我误认成了另一个人,是与她关系很特别的一个男人。所以那一刻我并没有反感她,而是奇怪地从心底升腾起了一阵暖意,仿佛杯子里的冰块正在融化,她的形象也在逐渐地与我接近。

 

  我的思绪开始活跃起来,并希望清除掉头脑中所有的疑惑,她不应当只是简单地把我当成另一个男人。我仔细地观察起了她:不算太长的黑发油黑发亮,人显得很干练,她应当属于那种不经常修饰自己的女人,或者就是经过漫长的旅途,身心已显示出了疲惫。她上身穿了一件浅粉色衬衫,属于折皱很密集很细微的那种布料,那件衬衫穿在她身上显得非常高档。她下身穿了一件不算太长的长裙,很普通的衣着打扮。仿佛上天突然将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摆放在我面前,我也突生敬意,不得不认真面对起来。阳光透过车窗照在她身上,她仿佛身披上霞光,整个人都灿烂了起来。她那双纤细的纤手,给人以没有瑕疵的感觉,灵巧地展现在我面前,那一刻,我内心的激动无法掩饰,可又不敢轻易的表态,生怕哪一句不妥的话惊吓到了她。

 

  那种场面,令我有些难以把握,不讲话肯定是不行,一旦冷了她的场,后果我知道会有多么严重。我的眼光再次朝她扫描过去,她整个人很瘦小,但很端正,仿佛有一股清流环绕在她身边,冰清玉洁中透着雍容华贵,安静淡雅里又包含了调皮活泼,这种女人也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伴侣。

 

  微笑仿佛始终都浮现在她的面颊上,我还是不敢太直接地瞧向她,所以也很难看清她的面目,尤其被黑发遮撩的脸庞只露出了令人浮想联翩的轮廓,她的神秘感便逐渐地吸引住了我。

 

  我们好像是在哪里见过面,不是在睡梦里面,我们俩应当很熟悉,我突然觉得与你相识已经很久了。我没话找话随便抛出了一句,意在引起她的再次注意。

 

  怎么会是在梦里面呢!我曾经与现实中的另一个你相处了很长时间,所以你一定会有强烈的感觉。她终于抬起了头,而且语气还特别的坚定,说我这一次就是来与你相会的!而且就是依靠这个东西来指引,这一次也是,所以我们俩也终于在南方相见了。

 

  我把手机打开,找到了指南针,然后再把手机放在桌子上,说你的意思是这样吗?我在你的南方,而你却是从北方特意赶过来的?

 

  此时,我与她的位置,刚好处于正南正北的方向。她终于从头发中露出了脸庞,眨着生动的水灵灵的眼睛凝视着桌面上的手机。

 

  我好奇地注视她很耐看的脸庞仔细地瞧了起来,她面部的皮肤光滑如玉,润美而剔透,至少我找不出任何与玉不相干的东西来形容。我把玻璃杯拿到眼前,透过玻璃和冰块看过去,并缓缓地说道:其实,我更希望你能丑陋一些,哪怕只是一点点,那样,我便可以转身离去。而实际上,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完美,现在,我不知道该如何的赞美你,因为你,已经占据了我心中最为重要的那个位置。所以,现在你已经变成我的猎物,我要俘获你的芳心,追随你的灵魂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这一生我都希望能与你在一起。

 

  说罢了这番话,我眯起左眼,摆好了瞄准的姿势,意在告诉她,你跑不出我的手心了。

 

  你对一位第一次见到的女孩说出这样的话,应当是很失礼的。她仿佛有些生气,但略微地嘟了一下嘴之后,却又微笑着告诉我,不过我是个例外,因为我今天就是特意来寻找你的。

 

  我再一次感到吃惊,她到底是谁呢?如果只是单纯认错了人,简单地调侃几句之后,就应当把所有的事情都挑明了,或许还会取得她的谅解,而只是一味地将错就错,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落入俗套,然后便不了了之了。

 

  我冲她抱歉地一笑,有些尴尬地放下杯子,并一字一顿地回应道:我,李亮,认识你非常开心,希望你能够真心喜欢我。

 

  她会心地一笑,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,然后也是一字一顿地回应着我,我,许佳雯,精神等方面,一切都正常。我之所以要把你叫到餐车这里来说话,有两层意思,一是,昨天晚上,他再一次又给我托梦了,所以今天早晨起来之后,我便打开我手里的这个小玩具,也就是这个叫“东西南北”的小东西,我十次随意地搬动之后,所指出的方向都是“南”,于是我便乘车专门到这里来寻找你了。然后就是,他是我从前的男朋友,我们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,可他只是一转眼的功夫,便去了另一个世界。在那之后,我便要执意地去追随他,后来是在家人一再劝说下,我才终于又留了下来。也是因为他在睡梦中告诉了我,他会重新回来寻找我的。

 

  我旋转起了手机,让手机在桌上不停地转动。虚拟的指针小幅度地在摇动,却始终指向着我。我再次抬起头来,说你为什么会选择我呢?比如,你对我就没有什么“陌生”的感觉?或者说,你是凭着什么要确定我就是他所提示你的那个人?

 

  比如地球是圆的,圆的你应当能懂,就好比你和我,我们俩刚好能组成一个圆。她的话很牵强,尽管她用两只手比划出一个圆形。

 

  两个相爱的人才能够组成一个圆。我略微提示了她一句。

 

  你看看这个。她从自己的手机中翻找出一张相片,说我肯定不会随便乱讲话的,这个就是证据。

 

  那一刻我被彻底惊呆了。她的手中怎么会有一张与我在一起的合影,我无法解释,更弄不明白,眼前的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

  说心里话,我也弄不明白现实中到底有没有阴差阳错,但我一个闺蜜和我讲过,她在这条线上看到了他,我觉得那应当就是你了。她慢慢地叹出了一口气,说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不是他,所以我一定要向你问清楚了,你对我有什么样的感受?你能接受我对你冒昧的追求吗?

 

  那一刻的感受让我感觉到了激动和幸福,但我还是想要告诉她,我父母住在乡下,我现在仍然还是一位两手空空的穷人。我的话刚刚说出口,她便冲我打出了摆动的手式,意思让我不要讲下去。我说,还是先讲清楚了好。她说,我苦苦找了你三年多,我不想再因为其他的事情而结束掉刚刚到来的幸福,我也希望你能够珍惜我们之间的这仅有的一次机会。

 

  你叫许佳雯?我需要牢牢地记住你的名字,名字还挺好听的。我暗示着自己已经接受了她,说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友谊要从哪一天开始。

 

  李亮,我们已经开始相处了。她准确地告诉我,说今天你如果没有别的安排,我希望你能陪着我先回家去一趟,也可以我陪着你回到你要去的地方。

 

  我觉得应当让她先了解自己为好,这样也省得有一天她会反悔,说今天我是准备回家去看父母的,如果你没有意见,那么我们就一起回去吧!她便点头,说既然我已经选择了你,那我就会不顾一切的地前走下去,我已经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因为我已经死过了一次。

 

  我不知道死过一次意味着什么,我也不会与她计较,即使上当受骗,她一个弱小女子,也不一定能够算计过我。她仿佛已经看到我的内心深处去了,还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让我审验,我觉得自己也得以实为实,便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放在她手上,说这个能证明我的身份。

 

  我们俩一直坐在餐车里吃着东西,主要也是要通过聊天了解对方,也就是这个时候,她便聊到了她从前的男朋友是怎样过世的。

 

  那一天的情况发生的太突然,本来是我们两个人要过马路的,可那个时候我却要去卫生间方便一下,结果我回来的时候,他却出了车祸。他是被一辆突然冲向路边的大货车撞过去的,人当即就没有了生命体征。当时的我,只想与他一同离去,结果却被路边几个人死死地给抱住,我才没能撞到路上行驶的汽车。我就这样眼瞧着自己最亲爱的人离开了自己。

 

  从郑州下车之后,我们又导了两次长途汽车,还算是顺利,天黑前我终于带着她回到了老家。走进家门,我先向母亲介绍起她,妈,今天出门时,佳雯她临时决定要随着我回来。

 

  阿姨,我是李亮的女朋友。许佳雯大方地做了自我介绍,说我叫许佳雯。

 

  母亲显然有些吃惊,前些日子她还在嘱咐我,要赶紧找一个女朋友呢。

 

  姑娘呀,你瞧一瞧李亮这个混小子,他怎么没跟我提到过你呢。母亲知道家里的情况,说家里就这样的情况,姑娘呀,你和李亮结婚之后,我和他爸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。

 

  阿姨,那怎么能行呢,以后,你们可以和我们一起到城里去生活。许佳雯大大方方的态度,反倒让我觉得说不过去了。

 

  晚上一个人倒在炕上,我忽然想起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事情,那好像也是在三年前,那会我还在邢台上班,那一天我休息。当时的情况因为发生的太突然,所以过后我也只是觉得很奇怪。我好像要去街里买些东西,结果一辆货车便冲着路边快速地开了过来。我当时的感觉好像是有一个人忽然把我抱到了一个路灯线杆的后面,结果我便躲过了一劫,而路边那些人的议论则是另一回事,他们都说我太机灵了,突然之间就能够躲避开那辆货车。

 

  这两件事情发生的太巧合了。一是我与佳雯的男朋友长的如此相像,另外我与他也同样是与一起车祸有关。

 

  阴差阳错之间,难道只是相似吗?我再一次又警惕起来。第二天早起,许佳雯便要求我陪着她回石家庄去,说要回去见她的父母。还说要帮我重新再找一个工作,我真觉得弄不懂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。

 

  后面发生的事情令我惊讶的地方太多,佳雯的父亲竟然是一家私企的老板,怪不得她说要帮我再找一个工作。但直到三个月之后,我与佳雯走进婚姻的殿堂,我才终于明白,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很难说清的。

 

  确实像佳雯说的那样,阴差阳错之间,我们俩便走到了一起,那场经历,到现在我仍然还觉得像是在梦里。

 

  婚后,佳雯仍然非常喜欢玩那个“东西南北”的游戏,我有些弄不懂她。我觉得她应当是在那场车祸的过程中受到了刺激。

 

  有一次,我特意在一个色子上面刻下了“东西南北中中”六个字,我们俩都很喜欢玩,她支出“南”的时候特别多,而我支出北的时候特别多。

 

  佳雯的解释是,我们俩的婚姻是上天赐予的,两个相向而行的人,一定能够走到一起。

 

  我不那样认为,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阴差阳错,尽管我还解释不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阴差阳错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