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那年匆匆的初恋

时间:2017-10-20 20:08:34 | 作者:靳俊杰 | 阅读:次

  1992年9月,我初到县城读高一,看着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同学,满心欢喜而又紧张。排座位时,几番调整,一名女生坐在了我的右边,虽说都是陌生的面孔,艳若桃李,冷若冰霜似乎是她的标签,满满的优越感。后来,填写入学信息时,我才知道她是县里一位副书记的千金。虽近在咫尺,却感觉远隔天涯,作为学生,你学习你的,我学习我的罢了。


那年匆匆的初恋
 

  每天中午放学后,都要打扫卫生,等下午再入教室时,桌凳上都会落上厚厚的一层尘土。我们也都奉行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”,我已坐下来,她姗姗来迟,我会不时偷看着她用抹布擦来擦去;她既已坐定,我也会认真地擦去擦来,当然,擦桌子时所伴随的细尘飞扬,也是在所难免的,“鸡犬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是也。有一天走进教室,竟发现我的桌凳竟是干干净净,而她则在写作业,目不斜视,聚精而会神,看看班里也没其他人,想来定是她所为了,她做好事,也许是心血来潮吧,觉得还是保持沉默好,竟也心安理得地坐下来。没承想,第二天还是干干净净的桌凳,我照例坐下,没想到这次她不专心学习,扭过头来对我笑,你倒是不客气,一句谢谢都没有。我面有喜色,终究还是她先开了口,不过我也红了脸,望着她不再冰霜的脸,一本正经地说,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好人,嘴上虽无语,心里早就感激了。我好歹是男生,自然有我的豪言壮语,不过她要和我约法三章:第一,礼尚往来,不要总是享受革命果实;第二,尊重女生,要我早来一会儿,多擦桌凳,多奉献;第三,沉默是金固然好,不过,我们总是邻桌,整天没一句话,知道的说我们都不喜欢说话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有深仇大恨似的,多说话才看着像一个和谐大家庭。

 

  慢慢地,竟然就多留意她了,不可救药。能感应到她什么时候进教室,能听到她走路的脚步声,能知道她的一些习惯,那个年纪的我,傻傻得已分不清。有一次,周一她没来上课,周二亦然,周三亦然,才不得不假装不经意间问起她的同桌,才知她生病了,我的心瞬间就沉了下去,做什么都心不在焉,借用古诗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”,似乎也算不上准确,因为它仅表达了相思,而我更多的则是担心和心疼。一周就这么过去了,再下周,等看到她再次出现在座位上时,我知道,我的思念已不可抑制。初愈后的咳嗽声,伴随着我的心一起一落,这才是那时候我的真切感受。过了几天,我半开玩笑地对她说,你知道吗?在你生病的那几天,一直盼着你早点康复,早点来学校。她也没想到我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她的脸才一红,羞涩地低下头,只一会儿,她又对我说,你说的话,我才不会相信。

 

  时光如流水,处久了就体会到情感的美好,感受到深情的煎熬。李清照的体验是:“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想来,李清照也算得上我的知己了。我逼迫自己把座位搬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,可思念犹如生长期的叶子,已在我的脑海蔓延,枝繁叶茂了。总觉得这样的离去,会是一种逃避,总要用另一种方式来代替。晚自习下课后,我都尽量晚点离开,只留我一个人时,我都会写些祝福和关怀的只言片语放在她的课桌里面。当第二天打开时,她能第一眼看到,只是一种问候,一种交代,日子在遮遮掩掩、朦朦胧胧、若即若离的状态中一天天流过去了。我不知道她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是不是心有灵犀?抑或如书上所说,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?爱不求有所回报,自欺欺人的话听起来总是很崇高。其时我们正在学鲁迅的《呐喊》自序,里面有这么一句话:“凡有一人的主张,得了赞和,是促其前进的,得了反对,是促其奋斗的,独有叫喊于生人中,而生人并无反应,既非赞同,也无反对,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。”每天的早自习,我都会大声朗读这句话,一方面喜欢鲁迅的文字,另一方面,我觉得这句话有其他的含义。

 

  晚自习之前,燥热的教室里一片寂然 ,同学们都在为高考做最后的冲刺,隐约间传来了王志文的歌,想说爱你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那需要很大的勇气,似是平静的水面投下一粒石子,荡起层层涟漪。毕业在即,也无暇于情感的交织。爱如佛家的禅,不能说,不可说,一说就是错,有没有答案已不再重要。学习之余,我们都把写毕业留言当作一种消遣,我写给她的,已然忘却,却清晰得记起她写的话:“一个人在孤独的时候,走到人群拥挤的街头,是在抗拒过分自由,还是荒谬的地球,一个人在创痛的时候,按着难以痊愈的伤口,究竟应该拼命奋斗,还是默默地溜走。同学三年,总感觉你沉默寡言,也许沉默是你唯一的感受,但不管怎样,到底该拼命奋斗,还是默默的溜走”,前半部分是歌词,后半部分也许是给我的最后挽留。终于有一天,在她快进教室时,我把我的那份感情和思念写了出来,亲手塞给了她。但懦弱的我,依然早早地先她离开教室,此时的我,成绩已然不理想,再谈感情,哪怕是暗恋,我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奢望。

 

  学校门口西边的树阴下,最后的相见,寒蝉凄切,我先她而来。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,不是我跟你,点点滴滴,历历在目,但美好纠结的高中生活已经结束。她还是初见时的模样,艳若桃李,冷若冰霜,一千个日日夜夜,只一句好好保重。她如风似的又走了,望着她的背影,消失于模糊。又有风吹来,火辣辣的,瞬间只剩下泪痕。

 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只要离开是对的就好
下一篇:彩云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