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真爱不负青春一场

时间:2020-04-24 12:09:10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寝室老师已经警告过三次了,我们的卧谈会依然热闹。

 

  都说“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”,这句话在我们寝室得到了极好的印证。很显然,我和宿舍长路洁都是属于那种“唯恐天下不乱”的主儿,但其他几个也未必就是“良民”,乖乖女晴萱和语文课代表小雨的信条是“我不放火,但有人放了,我也绝不会让火熄了”,于是我们寝室就“光荣”地成为最让老师头痛的群体了。

 

  除了老师,还有一个人也很头痛,那就是我们的班长刘晨旭,他不幸被老师授权“看着”我们。

 

  只是“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”,他那点小道行,常常一不小心就被我们整得丢盔弃甲。在长期的斗争失利后他终于学乖了,开始“收买”和“贿赂”我们,所以,若非特殊情况,我们倒也相安无事。

 

  如今,又到了传说中的那个“特殊情况”——愚人节,我们体内不安分的因子又在蠢蠢欲动了。

 

  两年前,我事先用计借来了刘晨旭的手机,然后我们偷偷把手机里存储的政教主任的电话号码换成了路洁的。在愚人节的早上,刘晨旭突然收到一条署名“政教主任”的短信,要他上午带领全班男生去体育馆打扫,以迎接下午临时决定的篮球联谊赛。他将信将疑地拨通了那个电话,听到电话里传来低沉的男声,便放心通知其他人去了。

 

  对,他完全忽视了那个男声有多低沉,有多生硬,有多惜字,于是他悲剧了……

 

  一年前,我们如法炮制。

 

  愚人节的前一天,我大摇大摆地晃到刘晨旭面前,开口向他借手机。第二天早上,刘晨旭果然收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短信,吓得他赶紧问了老师,再三确定真的只是正常上课后,才带着几分得意走进班级。

 

  却不想那天上午,所有女生集体旷课去体育馆打扫卫生了,而且异口同声说是班长通知的。联想起之前的事,老师更加认定是刘晨旭滥用职权公报私仇,于是他又悲剧了……


真爱不负青春一场
 

  如今,又是一年愚人节。

 

  路洁提议,今年愚人节我们去和男生表白。

 

  这主意也太馊了吧?试想如果有一个在愚人节说:“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那对方一定会说:“别逗了,真的喜欢我,明天再说一遍。”

 

  咦,等等,如果反过来想呢?如果喜欢一个人却不敢表白,那么你就可以选在愚人节对他说:“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如果他也喜欢你,他就会说“同样的话请你明天再说一次”,如果他不喜欢你,你就可以说:“哈哈,我骗你的,今天是愚人节啊!”

 

  如此便可以不露痕迹地表明心迹,免除尴尬,这是多好的主意啊!

 

  路洁的神情有些不自然,急急问道:“你到底觉得怎么样嘛?”

 

  突然间,我又想恶作剧了,于是我说:“好,就这么办。我这就去想想怎么向刘晨旭表白。”

 

  路洁一把抓住刚走出两步的我:“你……向刘晨旭表白?”

 

  我假装看不到她欲言又止的表情:“是啊,整他比较有趣!”

 

  早知道她喜欢刘晨旭了,从她抢着要把“政教主任”的电话改成她的号码起,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,终于忍不住了吧!

 

  至于我,我喜欢的人……是程浩。那个总是弹着吉他,安静唱歌、安静微笑的程浩。

 

  说不清从什么时候起,看到他走进教室,我就会收回张牙舞爪的动作,装上一会儿“淑女”,对他的一举一动格外在意,暗自揣摩他刚才投来的那道目光代表什么呢?他唇畔的那抹微笑又有什么深意呢?

 

  想来想去,猜来猜去,真够折磨人的。

 

  想必路洁也是如此。我们这两只平时闹得最欢的“猴子”反倒比不上乖乖女晴萱,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男朋友背叛男生阵营,甘愿装“政教主任”接电话。

 

  晚上,我们寝室七个人运用了一种古老而公平的方法确定了被整对象——“抓阄”。之所以是七个人,是因为还有一个已经有了男朋友的晴萱。

 

 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这项“抓阄”活动,我发现了三件事:

 

  第一,谁说“抓阄”是公平的?我就利用写名字的便利,成功地让我和路洁分别抽中了写着程浩和刘晨旭的纸条;

 

  第二,在我们宿舍,应该没有其他动了春心的姑娘了,面对二十来个写着名字的纸条,没人再抽一次,都摆出一副“耍谁不都一样”的表情;

 

  第三,我和路洁不是最“坏”的,不知是谁提议已经名花有主的晴萱既然不能参加表白游戏,那就参加“分手”游戏,也不算白过一年愚人节。晴萱居然微笑着同意了!

 

  果然是一群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主儿!

 

  愚人节当天是个周末,一大早我们就握手互勉,各自寻找目标去了。

 

  程浩很好找,他是一个做事很有规律的人,周末的这个时候,他总是会在那个小亭子里弹吉他。

 

  我曾经无数次躲在树丛中听他低声弹唱,也曾经无数次假装和他在这里偶遇,打个招呼,转头逃开。

 

  可是今天,我不打算再逃,愚人节这个日子给了我留下的力量。

 

  我一步一步走近他,看到我,程浩弹琴的手停了下来,冲我笑笑:“来了?想听什么歌,我弹给你听。”

 

  我呆了一下,他怎么知道我会来?可是很快就被他那明媚的微笑晃花了眼,什么都没有心思去想了。

 

  要知道,程浩虽然爱弹吉他,但从他不组乐队,不参加文艺演出,不在意“粉丝”的追捧和品评——永远只弹自己喜欢的歌,永远只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 

  总之一句话,他就是那种个性到极致的人。

 

  也许这就是他吸引我的原因吧,永远做真实的自己!

 

  在程浩面前“点歌”的殊荣可遇不可求,也知道这个时候的标准答案应该是“什么歌都好,反正你弹什么我都喜欢听”,最起码也应该说一些外国经典吉他曲来体现一下我的音乐品位,可是在他微笑地注视下,我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了我最喜欢的歌星名字:“谢霆锋。”

 

  他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,手指轻拨,《因为爱所以爱》的曲调就轻轻流淌出来。

 

  说真的,这个家伙从来都是笑容浅浅的,目光淡淡的,歌声柔柔的,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 

  一曲终了,没再征询我的意见,他又弹了一首《谢谢你的爱》,然后又弹了《今生共相伴》。就在我以为他会一直把他所知道的谢霆锋的歌曲弹尽的时候,他停了下来,静静地凝视着我,平静地说:“陈翘,我喜欢你。”

 

  什么情况?

 

  我混乱的头脑开始了复杂的天人交战,一会儿是“程浩喜欢我”“程浩在乎我”;一会儿是刺耳的破锣提醒我:“醒醒吧,今天是愚人节!”直到《今生共相伴》的电话铃声把我解救了出来。

 

  我迅速拿起手机,刚按下接听键,就听到嘈杂一片,有哭声,有喊声,有说话声,然后才是小雨那完全乱了章法的声音:“快、快,翘翘,你快回来,晴萱、晴萱她……”

 

  “喂,喂……”该死的电话,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没电了呢?

 

  我看向程浩:“电话借我用用。”

 

  程浩翻找了半天,才抱歉地对我说:“早上出来得太匆忙,忘带电话了。”

 

  我想了想,还是放心不下,决定回宿舍看看,反正程浩这里……来日方长。

 

  程浩默默看了我半晌,终于说道:“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

  回到宿舍,才发现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。

 

  早上,晴萱一边像往常一样在食堂等男友,一边窃笑着默背“分手台词”,可是却连一句话都没用上。

 

  因为男友牵着个漂亮美眉径直走到她面前,向她提出分手后扬长而去。

 

  晴萱由去看热闹的小雨陪同着回到宿舍,从默默流泪到痛哭流涕再到寻死觅活,淋漓尽致表现了一个失恋女生的心路变化。

 

  “会不会是个玩笑呢?你也知道今天是愚人节。”我小心翼翼地说。

 

  “什么玩笑,怎么会有人拿感情开……开玩笑……”晴萱泣不成声。

 

  我和小雨对看了一眼,心虚得很。想起昨晚晴萱演练“分手”情节时的兴奋劲,一阵暴寒。

 

  “再说……谁愿意陪他一起开玩笑?找……找临演也没那么容易好不好?”

 

  是,如果临演好找,我本来也想建议晴萱找一个增强可信度来着。

 

  “何况……何况那个女的还比我漂亮,一定不会是假的啦……”

 

  这、这是什么逻辑?

 

  晴萱是我们寝室第一个恋爱的,也是我们寝室第一个失恋的,我和小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才好,幸好宿舍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,在大家的安慰下,晴萱渐渐停止了哽咽。

 

  交流之后,我们发现了一件怪事。每个人都不费吹灰之力就寻找到了表白对象,只是还未开口,就先“被表白”了,然后落荒而逃。

 

  太不寻常了,数了一下房间里的人,我们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,等着舍长路洁的回归。

 

  很快,路洁提着一大包零食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

  情况和我们想的一样,路洁只是稍微补充了一点细节。

 

  一大早,路洁按原定计划向男生宿舍迈进,却在途中遇到了目标人物刘晨旭。

 

  刘晨旭极其热情地向她献殷勤、许重诺、装可怜、表决心,软硬兼施,充分表现了对愚人节能否安然度过的忧虑之心。

 

  路洁一时心软,再加上一番讨价还价后达成的“成交价”也让她非常满意,所以她就“出卖”了我们。

 

  “我想真的骗到他们又能如何,只不过一时高兴罢了,不如要些实惠的,”路洁指着那一大包零食笑着说,“除了这些,刘晨旭还答应请我们全寝室的人吃一个礼拜的饭。”

 

  话音未落,大家已经一拥而上抢零食吃了。

 

  “难怪他们都抢在我们前面表白,原来是你这个叛徒,你害得我们好被动。”

 

  “居然还把我们的表白对象都招了,让人家先下手为强。不管不管,你也得请我们吃一个礼拜的饭。”

 

 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。

 

  路洁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

  看着笑容灿烂的路洁,我突然明白刘晨旭笼络成功的原因了,并不是他下了多大的血本,献了怎样的殷勤,而是路洁根本看不得他焦虑的样子。

 

  路洁没错,只是……

 

  “对了,晴萱,你男朋友还在楼下等你品评他的演技呢。”

 

  “什么?”晴萱来了精神。

 

  “当然也是愚人节的玩笑。”路洁冲着她眨眨眼睛。

 

  话音未落,晴萱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,行至门边,她突然一个转身,咬着嘴唇问路洁:“那个女的是……?”

 

  “临演啊!”

 

  于是皆大欢喜,刘晨旭在愚人节的斗争中终于带领男生胜了一次,兴奋之情可想而知,女生们哪有那么在乎输赢,享享口福也不错。

 

  可是……真的皆大欢喜吗?

 

  小雨感叹地说:“看来女人爱八卦也没什么不好,至少我就因为想看晴萱分手的好戏而没被‘愚’,否则我们寝室还不全军覆没啊!咦,对了,翘翘,你那边怎么样,你好像都没说你和程浩如何呢。”

 

  终于有人发现一直傻愣愣的我了,我撒了个谎:“我没找到他。”

 

  真好笑,一向喜欢把愚人节当节日来庆祝的我,居然心中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似的,闷得发慌。

 

  我想起了晴萱的话:“怎么会有人拿感情来开玩笑呢?”

 

  是啊,怎么会有人拿感情的事来开玩笑,我想我受到报应了。

 

  所以,我连痛哭的权利都没有。

 

  接下来的日子飞快地从指间滑过,一切好像都不曾改变,晴萱与男友依然如胶似漆,路洁与刘晨旭的恋情还是没有浮出水面,程浩依然浅浅地笑,静静地唱着自己喜欢的歌,可是,我却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致来搞怪了。

 

  不过,毕业在即,同学们都亲热得不得了,融洽得不得了,没人调皮捣蛋也是正常的吧。

 

  离校的前一晚,我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操场上,想着说不清楚的心事。路洁走过来,挨着我坐下。

 

  我们两个都没有说一句话。忽然,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。我们有多久不曾这么亲密了?

 

  从愚人节到现在,才几个月而已,为什么感觉像是过了很久,很久……

 

  突然感觉肩头一片冰凉,我一惊。路洁,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哭了?

 

  “怎么了?路洁,发生什么事了?”我急切地询问。

 

  可是她摇着头不肯回答,眼泪却似断了线的珠子,越落越急了。

 

  刹那间,我想到了什么。

 

  “是不是刘晨旭?你别急,我替你找他算账去。”

 

  说完,我就要起身,却被路洁用力按住,只是她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

  “翘翘,你别生我的气了,我不跟刘晨旭好了。我决定了,以后再也不理他了,你原谅我好不好,我们还做好朋友好不好?”

 

  “啊?什么?大姐,你这又是演的哪出啊?”我听得一头雾水。

 

  “我知道,从愚人节到现在,你一直不开心,以前,你成天傻玩傻笑的,可是现在……”

 

  我哭笑不得,忍不住回嘴道:“你才傻呢!”

 

  没想到听我说完这句,她居然破涕为笑,用袖子胡乱擦着脸,口齿不清地嘟哝着:“你终于肯与我说笑了!翘翘,你都好久没有骂我了!”

 

  我懵了,迷惑地问道:“路洁,你不是有被虐倾向吧,被人骂有那么开心吗?”

 

  “是被你骂才开心。”路洁说着又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。过了半晌,她静静地说:“今天刘晨旭向我表白了,可是我拒绝了他。和他在一起,我会失去你这个好朋友,放弃他,我会难过得要死……”

 

  “可是……”路洁突然抬起头,认真地看着我,一字一顿地说:“人不可以那么自私。想到这几个月来你都没有真心笑过,我就知道,不管放弃他有多痛苦,我都要做。我不能让你眼睁睁地看着喜欢的人和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,我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。”

 

  看到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我“噗哧”一下笑出了声。

 

  “你不会以为我喜欢刘晨旭吧?”

 

  开始是轻笑,既而大笑,最后狂笑。

 

  笑着笑着,胸口压抑了几个月的憋闷的感觉竟然舒缓了许多,一种温暖的、感动的情绪涌入心中。

 

  拥有这样“舍己为人”的好朋友,上天也算待我不薄。

 

  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,还要伪装得如此辛苦吗?

 

  强烈的倾诉欲如洪水般侵袭着我,而我,愿意缴械投降。

 

  “什么?程浩他居然任你点歌?真的假的?”

 

  见我一脸黑线,路洁迅速收回了星星眼,回归正常思维:“你说程浩?你喜欢的人是程浩?”

 

  路洁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量,我分不清那声音中是兴奋多一点还是惊讶多一点,不过她总算明白了我对她的心上人是真的没有兴趣,也明白了愚人节后我就不快乐的原因。

 

  被喜欢多年的人表白,到头来却发现原来只是愚人节的谎言,从大喜到大悲,谁会不怄呢?

 

  沉思良久,路洁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,一把扯过我的手,激动地问我:“程浩向你表白是在什么时间?”

 

  啊?那种时候会有人看表记时间的吗?

 

  看着我一脸茫然,路洁又问:“小雨打电话给你的时候程浩有没有表白?”

 

  “他刚说完,小雨的电话就到了。唉,现在想想真是庆幸……”我无限感慨。

 

  “不对不对。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小雨给我打电话时,提到之前打你电话突然掉线了,也就是说,小雨是先打给你然后再打给我的,当时我一听说晴萱有事就急着回去。可是刘晨旭却告诉我说,那只是晴萱男朋友早就设计好的一个愚人节的玩笑,所以我才没有回去,留下继续与刘晨旭讨价还价。”

 

  路洁握着我的手,眼中满是兴奋:“翘翘,你听懂了吗?程浩表白的时候,我还没有告诉刘晨旭我们的愚人节计划。”

 

  我的心依然乱七八糟,“可是会不会是程浩自己想到的整人方法呢?”

 

  “拜托,程浩怎么可能想出这么有创意的法子来?”路洁不无骄傲地说。

 

  事到如今,居然还标榜自己的这个馊主意,我腹诽不已。

 

  “不然,我再打电话确认一下。”

 

  说话间,路洁已经拨通了刘晨旭的电话。

 

  “你不是已经拒绝了吗?还打电话给我干嘛?”刘晨旭语气生硬,却又带着一丝期许。

 

  “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,如果回答得好,也许我会改变主意哦。”

 

  路洁边讲电话,边对我挤了挤眼睛,看得出来,清除了我这个“障碍”之后,她的心情变得很好。

 

  “你问你问你问你问……”

 

  “今年愚人节我们那个计划你告诉程浩了吗?”

 

  “啊?”刘晨旭没料到路洁的问题会这么意外,不过依然乖乖地回答起来:“还说呢!当时我最想告诉的就是程浩了,你想想,他将要面对的是谁,陈翘,陈翘啊!可惜,程浩不在宿舍又没带电话,我没找到他。直到晚上快熄灯了他才回来,我把你们的阴谋说给他听,你猜他说什么?他居然问‘今天是愚人节吗’?差点没把我笑死……”

 

  我想起来了,程浩那天是没带电话。

 

  我的心狂跳不止,然而刘晨旭的声音又传了过来:“我说路洁,你不会是对程浩有意思吧?人家可有心上人了。”

 

  什么?我欲哭无泪,再也顾不得许多,一把抢过电话:“刘晨旭,你给我说清楚,他到底喜欢谁?”压抑了几个月后,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气势。

 

  “陈、陈、陈翘……”

 

  “少废话,快说程浩喜欢谁?”

 

  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,只知道那个女生喜欢听谢霆锋的歌,为此程浩还专门练习来着。还有,程浩好像很喜欢她,他们周末经常在一个地方见面,程浩说当他在那里第一百次遇见那个女孩时,他就表白……”

 

  原来,那天是我们在那个小亭子第一百次相遇。只是,为什么会是“愚人节”这个悲催的日子呢?我无语问苍天。

 

  “不过,那个女孩好像拒绝他了。我记得有一次程浩喝多了,不停地问我,如果表白后那个女生跑了代表什么,我说代表拒绝呗……”

 

  “你瞎说什么啊,”我打断了他,“快说,程浩现在在寝室吗?”

 

  “不在,不知道去哪了。”

 

  “我想……我知道。”说完这句,我把电话交给路洁。

 

  路洁对着电话大声说:“刘晨旭,等我!”

 

  挂断电话,我和路洁傻傻地站在原地,凝视着彼此,眼眶渐渐湿润,然后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 

  一瞬后,我们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,我奔向小亭子,她跑去男生宿舍。

 

  不,应该说,我们朝着同一个方向跑去,那个地方叫……幸福。

 

  程浩,等我!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也拆不散的恋人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