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一名军人的艰难爱情

时间:2020-03-11 16:52:13 | 作者:赵光志 | 阅读:次

  春节的探亲假眨眼过去一多半,木子才由家里的亲戚介绍和云见了面。云婷婷地站着,用白眼珠翻着木子的身体几个来回,才说:“年底能退伍吗?能退伍咱们就谈,不能退伍就别浪费时间了。”木子用军人队列那种标齐排面的眼睛余光充分“标”完了云,咬咬牙说:“能!”云这才落落大方地在公园的长条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

  五天后,木子与云道别。云很冷淡,毕竟才见了三次面,啥都还没“热”起来。木子怕冷场,就没话找话说:“要不,你五一节去我们部队玩儿吧!看看大海,看看我们的潜艇。”见云没有反应,木子又补充了一句:“看看大连,大连这个城市挺漂亮的。”其实,木子并没有时间去看看大连,只有在探家时坐车经过大连。他们驻防在一个偏僻的小岛上,离大连还远着呢,去一趟不但要乘车,还要换轮渡。云淡淡地应了一句:“再说吧。”


一名军人的艰难爱情
 

  春天是一年的开始,也是木子所在部队军事科目训练的高峰期。年底打算退伍的木子并没有放弃训练,依然与战友们在海里漂来漂去。

 

  一天傍晚,木子和战友满身油污地从潜艇里爬出来,迎着炫目的晚霞,木子看到了站在无限夕阳里的云。云一袭洁白连衣裙,仿佛夕阳里的一朵云彩。这朵云显然迷失了方向,她无论如何也分辨不清这些穿着样式、颜色都完全一样的作训服的士兵,这一个和那一个是那么相似。木子看着看着,眼睛和心里跟夕阳一样燃烧起来。木子在战友们的一片喝彩声中热吻了云。

 

  木子问云:“怎么会来部队?”云说:“想看看你们的潜艇呗!”木子说:“不会吧?是想我了吧!”云粉腮含羞,玉手朝着木子的胸前一阵猛捶,嗔道:“让你臭美!让你臭美!”木子与云眨眼进入了热恋当中。

 

  木子白天要在海上训练,只有晚饭后才有空陪云,云噘着嘴要木子请假陪她。木子说:“我是班长,怎能不参加训练?”云很是失望,眼睛恋恋地看着木子。木子只好安慰说:“等一等吧,还有一个月就是五一节了,五一节我陪你好好逛逛大连。”

 

  人算不如天算。木子所在的潜艇突然接到紧急出航的任务。木子在云面前低下了头,五一节只能让云一个人过了。云听后顿时满面怒容,边收拾行李边说:“好,好,你要在部队干,你就干,我走!”已经28岁的三期士官木子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云,说:“你等我一会儿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

  熄灯后,木子悄悄推开了艇长房间的门,艇长正在热水盆里泡脚。艇长很热情地让木子坐下,木子的业务很令艇长放心,所以艇长对木子很是器重。木子坐下就搓手指,艇长就知道有麻烦事,催木子说说看。木子说:“这已是我谈的第八个了,我不能再拖下去了,我答应她五一节就结婚,这次执行任务就不去了,反正年底我也不准备干了……”

 

  艇长的热情随着木子的陈述渐渐地僵在脸上。木子还没有讲完,艇长就捞起脚下的拖鞋劈头盖脸地扔了过去。艇长扔完拖鞋就捞泡脚盆,吓得木子抱头就窜。窜到走廊的木子听到盆子落地时惊天动地的响,好多战友都被惊醒了,都伸出脑袋来瞧,心惊肉跳的木子在战友们惊诧的目光中落荒而逃。

 

  木子所在的潜艇在一个漆黑的夜里载着70名官兵出发了,木子留在了基地。艇长借了一名与木子同专业的班长来接替木子的岗位,艇长笑着向别的艇长说:“我们艇的舵信班长身体不好,就把你们那名老班长借我用一下吧。”木子听别人说过后,在心里很是感激艇长,艇长毕竟给木子留下了一点儿尊严。

 

  在那个春天里,木子就陪着满面春色的云准备回老家结婚,木子也想过一段常人过的日子。

 

  在木子充满憧憬的日子里,木子所在的潜艇回来了,不过不是自己回来的,是被拖船拖回来的。木子再见到艇长时,是在艇上的指挥战位上,艇长手把潜望镜仍站在那里。陪伴艇长的还有其他69位战友,只是他们谁也不会再拿拖鞋扔木子了。木子跪在他们面前,直到搬运完遗体的战友将他也搬了下来。

 

  木子与云的婚礼取消了,云只身一人回了家乡。

 

  年底,木子并没有回去和云完婚,更没有退伍,他只是给云去了一封信。云看后撕了,大哭了一场。

 

  乡亲们为云抱不平,说木子忘恩负义,如果没有云的坚持,木子会和他的战友们一样,早就没命了。

 

  木子的父母听说后,觉得对不起云,见到云也感到抬不起头来,但云反而向木子家跑得勤了,干了一些本该木子干的活儿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