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爱情里,天时永远是第一位的

时间:2018-04-09 11:50:29 | 作者:六米 | 阅读:次

  大川要结婚了。

 

  新娘不是我,甚至连这个消息都是别人告诉我的,当时我正在瑜伽馆缠着缎带飞起来,听到这个消息差点从空中掉下。


爱情里,天时永远是第一位的-爱情故事
 

  别误会,大川是我好哥们。

 

  去年我见到他的时候,他还一本正经的和我说,我这样的人,才不要结婚。我这么多情,怎舍得在一个女人身上度过一生。

 

  大川是谁,我曾在《我不赶时间》那本书里写过他。只有万花丛中过,滴酒不失身的男人。这么多年,他一直在游戏人间,一直在风花雪月。很多女人跃跃欲试,试图框住他。可是他却一直从这个湖泊跳到那条溪流,从未为谁停留。

 

  我给大川发消息,几分钟后他出现在我的咖啡馆里。

 

  他给我看照片,对方是一个很可爱的,眼睛大大的女孩。比他小四岁。

 

  嗯,是他喜欢的风格,这是我的第一印象。

 

  我问他怎么认识的,他说是相亲。

 

  我大跌眼镜,相比从前邂逅的女孩,这个形式真的入不了剧本上不了台面。

 

  对于大川,最常的遇见是在旅行;最酷的搭讪在夜场;最帅的勾搭在球场。但是这一些,都是情史里的冰山一角。

 

  因为还有健身房,一个固定的长期的更健康的猎场。

 

  健身房里的姑娘总是大川的猎物,他喜欢皮肤特别白,腿特别长的女孩,他喜欢过许许多多不同职业的女孩,唯一的相同点是露水情缘之后,两不相欠,彼此远走高飞。

 

  我问他,“这些女孩里,有你特别难忘的吗?”

 

  大川想了想,“也是有的。”

 

  早两年,大川遇见过一个女孩,不,女人。

 

  在大川26岁的时候,女人31岁。今年大川31岁,她应该是36岁。

 

 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是大川觉得最舒适的时候。因为不必说,对方就能读懂大川的心意;无论怎么讲,彼此都有共同的话题。

 

  他们曾经一起去旅行。

 

  可惜女人的年龄压力在,大川家里又不同意。

 

  女人很用心的在这段感情里付出,可惜换来的都是大川所有模凌两可的回应。

 

  突然有一天彼此说了晚安之后,谁都没有再开口说早安。

 

  故事就这样结束。女人发了朋友圈,希望余生的日子里,能碰到一个爱你的人的时候,你也要多分一点爱给她。

 

 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,其中的很多细枝末节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。

 

  就像我们只能知道大川的前呼后拥里只有第一个女人,永远不知道最后是谁。

 

  大风过境,好像在他心里什么都留不下来。

 

  他笑着和我说:”其实,我追求她们的时候,都是在很爱她们的时候。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想和她们在一起的。但是在一起之后,我会发现很多时候我们不合适,于是我都会及时止损,不会拖延。干净利落不回头。“

 

  浪子的虚情,我的文笔不够我写不出来。

 

  但是他自己说了一句,我没用笔记本录音笔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 

  他说,前段时间朋友告诉他,那个女人要结婚了,很仓促。好想是在赶时间一样。我知道了之后有些难过,难过的不是她结婚了,而是听到她结婚的消息,我的心中竟然没有一丝难过。

 

  春风几度玉门关,抵不过他满嘴情话。满腔陈词都是奇迹,不是爱情。大海辽阔,琼鸟飞鱼,深邃星空,看遍山河也看不穿内心。

 

  或许这也是现在那么多女孩,宁愿看遍世间美景,也不愿享一刻人间良辰。

 

  凭什么所有女孩都框不住的浪子,却被一个小姑娘收服。我和大川聊了一个晚上,都没有结果。

 

  大概是浪子老了,大概是浪子想换一种生活了,又大概是浪子真的遇见真爱了。

 

  我们都说不好。

 

  只是希望女孩风华正茂的好光景,遇上的是他正好玩腻的回眸,瞥见的是决定手心的坚定永恒。

 

  爱情,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中,天时,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 

  大川说要结婚的时候。

 

  我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,我喜欢过的那个浪子。

 

  他和我分手之后换了很多很多个女朋友,却在不久之前宣告天下说要订婚了。求婚的日子是女孩的生日,他布置了特别浪漫了场景请了很多亲朋好友来助场,发着朋友圈想要通告天下。

 

  好像深怕我看不到似的。

 

  我想了想,虽然我爱了他大半个青春,但是从未在朋友圈说过他只言片语,也从未惊动过这个世界上的什么人。

 

  想必他一定是用胜过我爱他的情深去爱另一个人的。

 

  而我的情深,始料未及也最终还是被另一个所替代。

 

  想想自己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什么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

  一遍遍爱,一遍遍丢,一遍遍告别。
 

顶一下
(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春天的指尖
下一篇:物质与爱情之间